<noscript id="n8vwp"><option id="n8vwp"></option></noscript>
        <button id="n8vwp"><dl id="n8vwp"><output id="n8vwp"></output></dl></button>
      1. <pre id="n8vwp"></pre>
        <table id="n8vwp"></table>

      2. 業務熱線:
        13505872158
        咨詢熱線:
        400-800-0577

        著作權法草案引發利益互掐2

        2016-08-06 10:32:492215人瀏覽

          十三月唱片公司CEO盧中強至今未加入音著協,但他曾偶然發現歌手李健翻唱的專輯中,其中一首《陀螺》的單曲是公司歌手萬曉利的作品,其唱片的錄音版權和著作權屬于十三月,當盧中強打電話問李健的唱片公司時,得到的回復是其在音著協買的音樂授權。而轉問音著協,對方的解釋是:只要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范圍以內,創作和出版的東西我們都有權代理。盧中強苦笑:“強行強賣后,被收取的2000塊的版權費至今卻不給我們?!?/span>
          圈內公認的情況是,不管是否加入了集體管理組織,都不影響其著作權可能“被代理”。而按照“草案”的條款,他們將依法被“法定代表、強制入會”。曾給田震寫過《靠近我》的音樂人楊嘉松收到過“入會邀請”:“音著協打電話告知楊嘉松說已經幫忙代理收費了1萬元,如果想要拿到這筆版權費,條件是加入音著協?!?/span>
          不透明的“交易”也時有發生。宋柯一次意外收到音著協打來的10萬元版權費,令他驚訝數目之大,詢問音著協之后,才得知當時自己和劉歡共同創作的一首歌被某公司作為廣告歌曲征用,宋柯深感不妥,且劉歡得知后,亦堅決不同意。市場的情況是,劉歡的歌曲如被廣告征用,明碼標價最低100萬,音著協再三協調,最后妥協把共收到的18萬款項一并給劉歡和宋柯,但最終還是被二人強烈拒絕。
          再一個典型的“交易亂象”是,作曲家王小峰曾和詞作者共從音著協拿到了5萬元的版權費,但事后,王小峰了解到這家企業付給音著協的版權費是6位數。
          諸如此類的種種表現,讓音樂人對音著協、音集協是否能代表自己的利益心存疑慮,鳥人藝術CEO、中國音像協會唱片工作委員會(簡稱“唱工委”)副理事長周亞平認為,必須要引入市場化的競爭機制,有兩到三家這樣的集管組織機構,“大家拼服務,讓我們有得選,現在是沒得選,你不入也得入,還得不到好的服務?!?/span>
          許多音樂人質疑,在集體管理組織內外部管理機制都不健全的情況下,“草案”的出臺無疑只會導致其壟斷的加劇,使矛盾更加激化,但這項被壟斷的權利無疑也涉及多方群體。
          利益互掐
          唱片公司無疑成為這次沖在前方吶喊的群體。對于“草案”中的一些條例,集體管理組織給出的解釋是:防止唱片公司壟斷。劉平忿忿不平地說:“你聽到誰的反對聲音最大,不就是唱片行業嗎?就是觸動了他們的利益!”
          國家版權局法規司司長王自強在公開的發布會上明確表示,先行的規定是為防止壟斷,并利于作品更好地傳播,對此,宋柯的疑問是:在目前中國的現狀下,著作權法的首要目的是該有利于權利人,還是該有利于傳播?
          在征求意見剛出來時,李順德應邀出席了研討會,他認為,從立法者的角度看,草案本身是想進一步來保護著作權人,即詞曲作者的合法權益。但部分規定,會觸動唱片商的合法權益,以及和唱片商有密切利益合作的詞曲作者的利益。
          事實情況是,為了給歌曲包裝,制作唱片要投入商業廣告的宣傳,而這部分群體自然在意投入和回報的比例,“草案”會直接導致的可能是:唱片商還沒把錢賺回來,其他錄音制品已出來。李順德認為,本身各有優劣,但這涉及到各方利益,社會公共利益和詞曲作者與唱片商的利益平衡問題。
          在宋柯看來,這些規定使得集體管理組織的主要作用變成統購統銷,就意味著包括詞曲作者、唱片公司等權利人喪失掉定價權和許可權。
          “如此一來,唱片公司還怎么有動力花大價錢買斷版權?即使買斷版權,還如何能為推廣歌曲投入昂貴的廣告費,誰那么傻會為別人做嫁衣?而廣播媒體將是第二受害者,它們會損失巨額的廣告費?!敝軄喥秸J為這將對行業產生深度震蕩。
          現今的音樂行業事實情況又如何?唱工委秘書長盧建則以一些數據,分析了現今中國音樂行業的狀況:目前中國有上萬個創作者、上千名歌手,卻只有40余家稍微有點規模的唱片公司,平均擁有20個員工,且整個內地唱片行業,沒有一家上市公司?!笆嗄昵?,內地唱片公司靠實體唱片的發行,一年有20個億的收入,但去年唱片業在CD銷售上的收益總和,只有1個多億,足足縮減了95%?!?/span>
          但不可否認,網絡的發展也極大地推動了音樂行業的整體發展,單看網絡音樂和無線音樂的收益數字,還是讓行業興奮的。以去年為例,無線音樂的收益超過了330個億。而音樂業從卡拉OK領域獲得的收益,跟卡拉OK產業的真正收益相比,完全不成正比?!翱ɡ璒K產業每年的收益為1000個億,目前國內保守估計有15萬家卡拉OK經營單位,300萬個包間,每個包間按國家規定繳納的最高每天12元左右的版稅,一年的版稅應該約100個億?!北R建強調,這個按規定算出來的版稅數字,實際根本收不到。
          事實情況是,從去年至今,整個音樂行業在卡拉OK領域真正收到的版稅,僅有1個億左右。而這1個億經過音集協、音著協收取的管理費,及負責收賬的天合公司的手續費,真正留給權利人的大概只有20%,而這20%還有一大部分是海外公司的版權,最終分到大陸一線的唱片公司,去年每家只收到37萬?!懊磕?000個億的卡拉OK產值,最終分配到一線唱片公司只有37萬,這是什么比例!”
          “現在用經營慘淡來形容華語唱片都是正向說辭?!蹦瓿醯乃慰乱艳o去太合麥田(微博)董事總經理職位,開起了烤鴨店,亦首度高呼“唱片已死,音樂永生”。
          “唱片產業現在很慘,早不是通過音樂來盈利?!敝軄喥降镍B人藝術,還算圈里有頭有臉的公司,他坦言目前大多數公司就已經把維權作為公司最常態化的工作,且發展為主要的盈利模式。而法案一旦通過,就意味著唱片公司再無法訴訟,更何談勝訴的可能?!皩Ψ街灰诲X給協會,就合法,且不承擔任何責任,”周亞平直呼這次把唱片公司維權的路徹底堵死了。
          在盧中強看來,最悲觀的現狀是,他的公司從2007年到現在共投入1200萬,做了22張唱片,近400首歌的單曲,其版權收入沒超過5萬元。而“草案”中涉及的“三個月期限”,即意味的可能是:“歌手唱紅一首歌,一萬首山寨版權的歌隨后出來,且這些山寨版交給音著協2000塊錢即可使用,哪還有公司投錢去傳播?”
          而市場狀況更是慘淡?!艾F在一首歌,詞、曲、錄音、樂手、混音等加在一起,對外開價2500元是常態?!痹诒R中強看來,再加一個零都是奢侈,而“草案”一出,更是對音樂界產生致命的打擊,到最后,上中下三游大家都沒得好?!叭绻⒎ㄍㄟ^了,別扛了,該關門就關門?!薄艾F在所反的這個壟斷,反而把最大的一個壟斷源頭曬了出來?!毙】轮毖?,真正反壟斷的手法應該是市場經濟,如果一家獨大,再怎么反,還是壟斷。令他寒心的是:“音樂人、唱片公司、音著協各方利益團體都在看自身的利益,這讓我們很難從立法上看到真正為發展中國的音樂文化而做出任何貢獻?!?/span>

        返回列表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著作權法草案引發利益互掐..

        ?
        在線客服
        客服QQ
        電話
        13505872158
        2020精品久久久久久国产_色欲色香综合网无码视频_AV看片免费观看网址大全_1024你懂得的日韩在线